400-6688-778 全国服务热线 专业苗木平台 做更真实的苗木平台 100%免佣采购 随时随地抢优惠苗木
  • 关于爱淘苗在职地推人员官网公示的声明
    尊敬的爱淘苗客户: 为维护我司合法权益,保护合作客户利益,我公司就官网中在职地推人员信息公示做如下声明: 1、我司在全国各地区的在职地推人员在公司官网中“地推团队”中均有展示,未展示的地推人员均为冒充,在职地推人员均佩戴爱淘苗工牌和旗子。 2、对任何冒充我司在职员工,以我司名义从事招揽客户等非法行为的,我司将保留追究法...
  • 铁汉山艺环境建设有限公司-变更(备案)通知书
    变更(备案)通知书 21701002895 铁汉山艺环境建设有限公司 我局已于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五日对你企业申请的(名称)变更予以核准;对你企业的(章程)予以备案,具体核准变更(备案)事项如下: 章程备案 变更前名称:深圳市山艺园林绿化有限公司 变更后名称:铁汉山艺环境建设有限公司 税务部门重要提示:如您在国税使用防伪税控系统开具增值税...
  • 爱淘苗首届北方供需双方用户交流会圆满落幕,小伙伴们,速来围观!
    大好春光的五月间,爱淘苗北方供需双方高端用户交流会终于圆满的落下帷幕。会议当天共有70多家园林企业与多位行业内实力大咖参会,其中包括多家上市企业及一级园林企业。会议当天,现场高朋满座,行业翘楚济济一堂,带来了2017年新的战略采购需求和优质品种介绍。 特邀嘉宾 《中国花卉报》社园林苗木部副主任 马强 河南省景观规划设计院院长 宋彦峰 河...
  • 岭南采购改革迈出关键一步 在线采购即将全面启动
    10月18日—10月25日,爱淘苗受岭南园林股份有限公司邀请,前往岭南园林的安徽阜阳、界首以及贵州毕节项目部进行爱淘苗采购流程交流及系统操作培训和实操辅导,岭南园林工程管理中心副总经理王欣国、爱淘苗客户运营部总监杨清梅一行出席了此次交流。 为实现各项目部全面推进线上采购,岭南园林选取了安徽阜阳、界首和贵州毕节的三个重点项目作为推广使用...
  • 从北京星河园林看苗木企业的成功之道
    说起北京星河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在北方苗木界颇有名气,去年9月12日-13日北京星河园林和爱淘苗共同举办了“苗木产业标准化研讨会”,邀请了众多行业同仁一同参观了星河位于河北易县的苗圃。苗木种植之整齐,规范化程度之高,在行业同仁中赢得了广泛赞誉。 但与会的不少行业同仁质疑,这样大规模的规范化苗圃从种植到养护成本巨大...
  • 工程验收的痛终于有人懂!
    说起工程验收,可能每个园林工程公司都有各自的辛酸血泪史。因为工程验收流程的繁琐复杂实在让供需双方都倍感煎熬,想找茬儿的没证据,想爱的留不住,颇有同感的您一起来看看下面这些状况是不是您也会遇到: 1.验收结论反馈不及时,埋下争议隐患 当供应商按照订单要求把苗木分批送到采购方项目部后,由项目部安排人员进行验收,验收人员会将初步验收结果备注在供应商送...
  • 移动互联网与大数据时代,苗木经纪人的出路在哪里?
    4月25日,浙江嵊州市的一位著名苗木经纪人姚总来爱淘苗拜访交流,一边喝茶一边聊互联网和大数据对园林行业、对苗木业的影响。大家对爱淘苗让苗木采购方少花钱、让苗木生产方多赚钱的作用深信不疑,但对苗木经纪人如何利用移动互联网多挣钱的看法却不尽相同。那么苗木经纪人在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的今天,下一步到底该如何走呢? 先讲个小故事。1894年,在马车还是...
  • 园林工程公司的苗木采购困境及解决方案
    园林工程公司的苗木采购困境及解决方案 作为在园林上市公司分管过采购的高管,我亲眼看到和切身体会到的是不光卖苗难,买苗也难。 新常态下,传统的园林工程量增速下滑,尤其原来业务量较大的华东、华南区域新开工工程量下滑明显,行业集中度逐渐在提高。而在大家印象中过去欠发达的西南、西北区域新增业务量巨大,许多园林一级企业、上市公司离开自己的舒适区,被迫在远...
  • 您为什么总是中不了标?
    身为供应心真累 频频报价总被废 他人中标心欢喜 我未中标巨疲惫…… 哎,每报一次价, 就感觉身体被掏空一次 感到这个世界对我满满的恶意 哪怕用尽洪荒之力也中不了 不会再爱了! 什么破采购单,再也不去报价了!哼! 让我找原因时,我已经开始慌了 未中标时,身为供应商的您心里是否也是这样的反复纠结,总在价...

万亿PPP盛宴冰火两重天 民间资本疾呼强心针

来源:中国环保在线发布时间:2016-10-31 15:21:48点击次数:649

仅两年时间,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投资需求已突破10万亿元,真正落地项目投资额已达1万亿元。然而,尽管PPP项目落地加速,但社会资本参与度不高,落地困难一直困扰着万亿PPP盛宴。

扩大民间投资,一个重要途径是推广PPP项目。来自权威媒体的报道消息称,截至6月末,全国PPP入库项目前五位,分别是贵州、山东、新疆、四川和河南。然而,政府与民间资本的“恋爱”并非一帆风顺。

众所周知,PPP是政府部门在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领域引入社会资本的一种合作模式。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突出,一些地方政府又陆续进入了偿还债务的高峰期。与此同时,民间资本也由于下行压力而导致缺乏具有稳定投资收益的项目而苦恼。从需求上看,PPP模式的“官商配合”模式可谓“一石二鸟”。

“在此背景下,向民间资本推介一批适合民间资本特色和盈利预期的PPP项目,对于激发民营企业的活力、促进经济的增长,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全国工商联经济部部长谭林指出。

来看这样一组数据——财政部PPP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6月末项目库全部入库项目9285个,总投资额10.6万亿元,其中执行阶段项目619个,总投资额已达1万亿元。数据上看,PPP项目需求不断增长,规模不断扩大,投资盛宴正在开启。在当下民间投资动力不足的背景下,推广PPP似乎成了重新激发民间资本投资热情的利器。

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面对万亿PPP市场,央企国企豪情万丈,民营企业却在观望和犹豫。

“当前,许多人对于PPP的认识还尚不清晰,比方说有人认为PPP里面藏有许多金矿,能够赚到大钱,我认为这便是一种误解。”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韩志峰认为,作为一种政府与民资的长期合作项目,PPP具有投资回收周期长、投资规模大、合理回报的特点,尤其在回报方面不可能过高。“如果社会资本从某个PPP项目中赚到暴利,那就这个项目其实就是失败的。”

2016年八月中旬,在上海举行的一场地方政府PPP项目推介会上,各个展位前人头攒动。文乐涛特地从深圳赶来,在每个展位认真搜集项目资料,打算回去好好研究。他对PPP项目抱着极大的热情,非常想介入,但和政府具体该如何合作,仍是一头雾水。文乐涛说,“我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步骤,切入点在哪儿,和政府的哪几个单位去谈。”

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第二季度报告显示,财政部示范项目中,已签约的民企占比为36%。不少地方财政部门人士指出,相对国企而言,民企中标的项目相对偏少。安徽国厚资产PPP事业部负责人黄彬的经历更说明问题,在他跑招投标的过程中,省市层面的PPP基本是清一色的央企参与,在县级层面,也只是偶尔能看到两三家比较上规模的民企。

此前,随着国务院对民间投资政策的督查,一系列“玻璃门”、“弹簧门”的问题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其中有民营企业家倒苦水:有些PPP项目几乎是为国企“量身定做”,甚至直接告知国企优先,“几个亿的资金投不进去”。显然,像文乐涛一样,很多民间资本都对PPP抱有相当的期待,但和做得风生水起的国企相比,民企在实践中不但无从下手。

在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PPP项目办主任周凯波看来,民营资本对投资回报效率要求很高,在实践中也存在中标企业建设施工完毕就把运营打包转移给其他公司的情况,增加了政府兜底责任的风险。他说,社会资本的担忧正好反映了现在PPP项目操作过程中一些问题短板。

而“民营企业参与PPP项目建设肯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的困难和障碍,但是对前景要有信心也要有恒心。”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司副司长韩志峰介绍说,从政府方来讲,要真心实意欢迎民营企业参与,不能只停留在口头、口号上,要继续简政放权,破除制约民营企业参与投资的体制机制障碍,着力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优化营商环境,激发市场活力,调动民营企业积极性。

正因此,“要充分发挥价格机制在PPP项目中的关键作用,合理确定价格收费标准、运营年限,保障民间投资者合理的收益。”清华大学教授王守清表示,就像婚姻一样,政府和民间资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准备。因为PPP项目提供公共产品,最后是老百姓来使用,一旦出现问题,需要双方共同承担。
 

分享到: